雅堂控股轰然倒下!董事长自首,整体业务年初时已停摆

  • 时间:
  • 浏览:0
“垂死挣扎”后,雅堂控股还是“倒下”了。

7月16日,成都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在其官方微博@平安天府发布通报,称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等人因涉嫌违法犯罪,于7月15日到该分局投案自首,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雅堂控股集团于2012年在深圳成立,2017年,雅堂控股作为四川天府新区重点引进项目将集团总部迁至成都天府新区科学城。

“今天看得人杨定平投案自首的新闻不须感到意外。”一位前雅堂中层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今年年初的日后,不仅仅是雅堂互联网金融平台组阁 清盘,实际上雅堂集团整体业务原因分析停摆。当时公司高层有三个 劲在想各种方式退出,把所有能想的方式都想了个遍,日后 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该中层人士表示,“雅堂最近的事情并时需太清楚,日后 在我4月份离职的日后,整个集团的人原因分析走得差太久了,只剩下七八位高管。”

押注小超,败了

据了解,雅堂控股集团靠销售红木家具起家,而后转型电商持续低迷,创始人杨定平又将目标瞄准了O2O新零售,2016年10月其互联网社区超市连锁品牌——雅堂小超上线,依靠加盟模式迅速了 了 扩张。

此外,雅堂集团旗下业务还暗含电商、信息技术、广告、供应链金融、雅堂到家、雅堂味道五个业务版块。

但事实证明,雅堂集团“押注”雅堂小超的这些 步也真难成功。

6月底,《国际金融报》记者曾在成都郊区见过一家挂着“雅堂小超”门牌的小型超市。当时,店主对记者表示,最早或多或少人加盟雅堂小超原因分析当时雅堂集团销售人士曾向或多或少人表示雅堂方面能只能帮或多或少人处置进货款项短缺、每项装修什么的什么的问题 ,“门牌太久 雅堂送的”。

该店主还表示,“雅堂说或多或少人是互联网集团,或多或少人的超市加盟雅堂集团能只能挂在网上,生意会真难好。”

然而,当时和该店主接洽的雅堂销售人士如今都已联系只能。“或多或少人现在还挂着‘雅堂小超’门牌原因分析超市还在正常运营,和或多或少的超市并真难任何不同,换新门牌又是另一笔开销。”该店主称。

7月16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雅堂集团多个联系电话,但均处于无法接通的情况汇报。

另一位前雅堂员工比上述中层更早一步背叛了雅堂集团,今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取舍背叛,太久 原因分析嘴笨 雅堂集团的业务模式难以持续,盈利困难

“互联网金融平台有三个 劲在亏钱,线下加盟铺设的小超投入很大,但盈利也甚微。每有三个 业务线时需赚钱,原因分析日后大洞真难大。”该前雅堂员工指出,日后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收入有每项流向了集团或多或少业务条线,原因分析真难三个 劲有三个 劲出现能只能支撑利润的业务,整个雅堂集团的业务都难以持续。

P2P清盘,债还未清

事实上,雅堂集团什么的什么的问题 爆发,日后日后刚开使其终结P2P业务。

今年1月23日,雅堂控股集团有三个 劲发布了“雅堂金融平台主动退出P2P业务”的公告,并于1月26日发布了清算方案。

当时给出了并否有兑付方式:方案一是分19期按月还款,适用于2018年1月23日23:59:59有可提现金额的用户;方案二是分18期按月还款,适用于所有用户;方案三是200%债转股。

据雅堂金融官网,雅堂方面与多数投资人达成了兑付协议和债转股协议,截至4月19日已兑付8890笔,兑付金额34071668元。

然而,在上述分批兑付结算方案还未全版落实时,雅堂控股又改变主意了。

4月19日,雅堂方面发布了《关于投资收益债转股公告》。根据该公告,平台于4月14日发起投资收益债转股意见征求函,参与人数1470人,909票同意,561票反对,获得多数投资者支持。太久,定于4月21日起,推行投资收益债转股,所有投资人收益每项全版转为股份,届时,由系太久一操作,将投资收益自动转股。

收益计算方式分为并否有:

一是,充值大于等于提现的:应还-(充值-提现)-债转股金额-债权转让金额;

二是,充值小于提现的:应还-债转股金额-债权转让金额(注:应还太久 清算后协议里的金额);

对此,有三个 劲未拿到兑付款项的王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投资者全版真难一句话权,或多或少人太久 想‘债转股’,一旦转换为股权,或多或少人基本上就拿只能了。”

事实证明,王先生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进入雅堂金融官网发现,目前,连雅堂金融投资者在平台网站上发布的“跳楼价”债权转让也都无人问津。

以有三个 即将到期的379200元债权为例,转让价格20000元,至少打了三折左右也找只能下家。

王先生表示,不须说打三折了,他此前多次上线打一折的债权都从真难成交过。

今天,雅堂控股董事长杨定平向警方自首,而王先生却高兴不起来。“雅堂到今天这步田地,就算警方查封其资产,能只能退回给每个投资者的不须会太久,我的钱否有 打水漂了。”